1. <output id="pz1o6"></output>
      <dl id="pz1o6"><font id="pz1o6"><nobr id="pz1o6"></nobr></font></dl>
      <li id="pz1o6"></li>
      1. 第1571章 崭新的时代(大结局)

        [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
            时光飞溯,很快进入了2020年……

            曾经在中办任副处级秘书的唐生早就调了出来,为什么呢?

            这次是儿子给老子让道,概因唐天则入主了红墙大院,当然,那是2017年的事了,此时的唐天则已经是坐在接班人的位置上了,是第三号巨头。

            而唐家的唐天泗,现在也入了军方核心层次,担任委员之一,在2017年时也晋升‘上将’;

            唐生却调去江中省江陵市出任市委副书记、市长;这年,他32岁。

            隆冬,大雪纷飞。

            2020年,正月十六,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马克思主义者、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24405;搖?#20826;和国家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唐青尧同志与世长辞。

            青竹山上仍旧飘舞着鹅毛般的雪块,似在为这位优秀的领导人送行一般。

            唐家人肃然而立,唐天则、唐天赞、唐天秀、唐天钧……唐生、唐瑾等……都在老人家的最后时光中相伴。

            唐小蔷、唐南海、唐北疆、唐宁等都来给祖爷爷送行,天地为之同悲。

            柳云惠在唐瑾、罗蔷蔷、宁欣、陈姐诸女的围拱下扶灵而泣,她是老爷子唯一的儿媳妇,更被老爷子视为亲生之女,今天老爷子走了,她怎么能不悲痛?

            一片国家领导人就跟在后面,都是庄严肃穆的深色衣饰,胸佩白花,一个个脸色悲戚。

            在领导人们的身后是一片的将星?#20102;福?#19978;将、中将、少将来了足有上百位。

            老爷子是无产阶级革命家最后一个离世的,在这之前,他的?#25509;?#32769;匡、老谭等等都走了,今天,他也走了……

            唐生的脸上没有太多的悲哀,他如巍峨的山岳一般,脸色如铁,湛亮的双眸似两颗流星,微微仰望着天空,那里有老爷子逝后久久不散的英魂。

            “爷爷,你放心的去吧,剩下的事交给您儿子和您孙子来办好了,孙子不会给您老人家脸上抹黑的。”

            “生儿啊,爷爷信得过你,一直以来你都做的很好,很好,至少爷爷认为,你比爷爷这个糟老头子强,爷爷很放心,但是爷爷会想念你们……”

            除了唐生,没人能看到青竹山上那无形的英魂,唐生的修为早到了一步跨出超脱生死的境界,所以他能‘看’到爷爷还没离去。

            那句冥冥中只有他能听到说话之后,老爷子的英魂随着风雪渐渐融进了天地之间。

            那刻,两颗晶莹的泪从唐生眼眶溢出,但他的脸色没有一丝一毫的悲戚流露,到了他这?#24535;?#30028;,心神早就超脱了,任何的悲喜也左?#20063;?#20102;他的情绪。

            那泪初现时,?#27492;?#39118;消逝,好象从来没出现过。

            但这两颗泪饱含着对爷爷最深沉的爱。

            随着老爷的逝世,随着唐天则的崛起,一个崭新的时代在神州大地揭开了序幕。

            秋,江陵,老唐巷。

            瑾居,传出一声?#23376;?#30340;?#21051;洹?br />
            “生了,生了……小陈,赶紧给唐生打电话,唐瑾生了,是女儿,好漂亮一个晶娃娃……”

            柳云惠一脸喜气从屋里出来,能看见里面还有几个白大?#20248;?#21307;生在晃动。

            陈姐掏出?#21482;?#23601;拔通了唐市长的?#21482;?br />
            市委常委会上,唐生正在发言……

            “呃……是陈姐啊?我是秘书小李,那啥,唐市长正在开常委会,什么?#39063;叮?#22909;的,好的,我知道了……”

            一直以来,唐瑾没想过要生二胎,但是不小心就中标了。

            后来唐生就说‘生了吧’,男人是家里的天,他说生就生呗,有什么了不起的,反正唐天的孩子一大堆了,也不再乎又多一个。

            京,瑾父母唐望平、李桂珍,也接到了江陵来的电?#21834;?br />
            “什么……小瑾又养了一个?啊……怎么不早告诉我呀?我、我这就飞江陵,去了非骂死那?#23601;罰?#36825;么大的事也不通知老娘?眼里还有我没?#20426;?br />
            李桂珍抱怨着,心里却?#19981;?#30340;紧,我闺女又养了一个?太好了。

            国家早就有政策了,?#24066;?#29983;二胎的。

            唐瑾是唐生的合法妻子,之前就一个儿子(唐南海),现在又多一个女儿,一儿一女,组成一个‘好’字,嗯,挺好。

            “小玮,给?#19979;?#35746;机票,我要去江陵看你姐,你姐又养了个孩子……”

            噗,唐玮喷了,这玩意儿是随随便便就能养出来的吗?我姐还是厉害呀。

            “?#19979;瑁?#25105;和小媗也去,我这就订机票。”

            唐玮一?#26412;痛?#22312;京城,因为后来母亲他们搬至京中了,他也就把工作安顿在了京城,如今在部委工作,而且是正处级干部了。

            红墙大院,唐天则也接到了老婆柳云惠的电话,他还抱怨呢。

            “我说柳云惠同志,你要儿子不要老公了吧?#39063;?#21435;江陵住了两个多月,是不是太过份了啊?#20426;?br />
            “唐大书记,你还吃你儿子的醋?我是想孙子了好不好?南海他们都在这里,我和儿孙多呆几天怎么了?不过今天有个好消息,唐瑾又给你养了个孙女!”

            “啊……这么大的事现在才告诉我?#20426;?br />
            “你是好大的书记啊,日理万机,?#27597;?#21644;你说……”

            “好好好,柳云惠,我去了江陵再和你算?#30465;!?br />
            啪,唐大书记把电话挂了,然后喊了秘书来。

            “唐书记……”

            “小方啊……通知中办那边,近日下一趟江中省,我要视察煤炭基地江中八大局……”

            当然,还要顺便去江中省江陵市去视察小孙女是否是个健?#24403;?#23453;,哈!

            军委唐天泗也收到了消息。

            “那啥……通知军办,听说近期江中某军搞了什么演习,我得下去看看……”

            连唐上将也心动了,好久没出京了,这倒是个借口。

            他?#25329;?#36890;丁汉忠的?#21482;?#19969;书记,江中那边在搞新的军用能源基地,又有新颖的演习,你不去看看啊?#20426;?br />
            其实丁汉忠也收到了丁海军的电话,说唐生又得了个女儿,他要过去看呢。

            这不,刚又听中办说唐大书记要去江中视察,他就觉得奇怪,明明唐生在江中江陵,他老子去视察,这算什么?

            哦……原来唐大书记迫不及待要去?#27492;?#22899;啊?哈……

            “唐书记,我听天泗将军说江中那边新的军工能源基地建设的卓有成效,又有什么新?#26412;?#28436;,你又要下江中视察,我们一起吧?#20426;?br />
            “好啊,汉忠书记,一起……”

            丁汉忠也是2017年入中政局的,他哥哥丁汉靖退了,所以他上来了。

            丁海军、翁元、军老五、谢长军、顾小军几个人也都来了,还有小朱、小魏、逸风……

            唐玮、罗小虎……关豆豆、宁荫、梓紫、小嫣、小蛮、王涵、墨莲一个个都挺着肚子,?#26143;?#22905;们现在才怀上头一胎,都三十一二了,没办法,唐后宫就这规定。

            “我说啥要生出儿子来,要是生了女儿,就没办法调戏唐瑾的闺女了。”

            “我也是啊,必须儿子,天灵灵、地灵灵,一定生儿子呀!”

            几个少壮派的美女都想儿子想疯了。

            “陈姐好象说小嫣是双胞胎?#20426;?br />
            “一般呢,猪才养一胎以上的,不过我们嫣儿的奶那么足,养一个排出来也奶的过来……”

            噗,诸女笑喷,端木嫣白了关豆豆一眼,“我连你也能奶掉,?#20801;?#19981;?#20426;?br />
            欢声笑语扬溢在‘瑾居’。

            这里成了一处与世隔绝的‘育儿?#21834;?#22905;们正说着,罗蔷蔷出来了。

            她也挺着肚子的。

            “蔷蔷姐,说起来我们还是最佩服你啊,第三胎也敢生?#20426;?br />
            “老娘怕什么呀?咱们家男人钱多的溢出太平洋了,我不多养几个孩子出来,岂不是要少分了家产吗?#20426;?br />
            汗死!

            截至2019年底,神东集团已经秘密整合了华远国?#30465;?#33521;菲银?#23567;?#40857;氏集团、白氏国?#30465;?#22856;子集团、栗丽影音、艾莉婕娱乐集团、大惇元亨等等集团,?#20160;?#31215;累也象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近七年中的发展,神速无比的说,华园园际更是横扫世界,?#39134;?#20837;了世界前五强序?#23567;?br />
            据不完全统计,神东集团?#34892;?#26080;形的?#20160;?#20840;加在一起,正式突破50万亿美元。

            从2004年开始,到2020年,16年时间,唐生完成了一个神话的创作。

            那夜,与丁海军等诸人喝酒,几乎把所有的人全灌醉了。

            丁海军大唐生五六岁,他现在却是副省长了,?#36865;?#26159;无比的光明,翁元和他一样,同样是副省级,但是翁元在常委班子里,老军没入常委呢,差半格而已。

            16年后的江陵,早变了样子,唐生到江陵也快两年了,省里面正在研究他提‘市委书记’的事。

            女儿在这个时候呱呱坠地,可以说是双喜临门。

            ?#23548;?#19978;对于唐生来说,此后的一生会过的比较平淡吧,即便站在世界舞台上,无形而有实的他,?#20154;?#19968;声都可能令四大洋飙起‘龙卷风暴’。

            《南战略》也进入了中后阶段,超级航?#21103;?#38431;在新时期的战略任务是肃清南中国海境内一切践踏共和国尊严的挑衅势力。

            第九舰队龙慧号航?#21103;?#38431;正式代替‘地中海宪兵’(美第六舰队)成为那一片海域的新霸主,它与非盟新成立的‘地中海舰队’协作共同维护双方利益。

            在穿越马六甲海峡直到海湾的这条通路上,属于共和国的海基就多达12个,它们是保障共和国能源命脉的强大存在。

            2022年,唐生出任江中省常委副省长。

            2024年,唐生调华东省出任华少省长。

            2026年,唐生调回江中省任省委书记。

            这年,唐生38岁。

            南丰中学,校园绿化带里,传出少女的吟声。

            “你耍流氓啊?唐南海,我要告诉老师去……呜……”

            被非礼的美少女从绿化带跑出来,一路哭着跑去了教师大楼。

            随后一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从绿化带窜出来,伸手抹掉了嘴角的一丝血,还嘿嘿的笑。

            “敢咬破我的嘴?还要恶人先告状?有没有天理了啊?#20426;?br />
            少年就是唐南海,冠玉俊面荡漾着小邪性的笑容,星眸灿灿,有如钻石一般,阳光帅气的一塌糊涂,他老子或他老娘肯定是风标绝世的人物。

            当然了,也不看是谁的儿子?

            上课时,唐南海给班主任喊出了教室,这班主任赫然是一位秀绝尘寰的知性美女。

            “呃……张老师!”

            “唐南海,你太过份了吧?你说,你是怎么欺负方小媗同学的?#20426;?br />
            楼道里,先前哭着去告诉的美少女方小媗正恨恨瞪着唐南海,她的美丽似乎是不属于人间的,难怪会被唐南海盯上。

            “什么呀,张老师,你看看我的嘴,都破了啊,谁欺?#26680;俊?br />
            “你、你无耻,是你先咬我的。”

            方小媗气的差点没晕过去。

            张老师也是瞪眼,“唐南海,你?#20849;怀?#35748;是你的错?居然?#21307;票紓?#19979;午找你家长来。”

            “张老师,我家长比较忙……”

            “忙?比省长还忙吗?必须叫来你父亲,不然你不用上课了。”

            “呃……”

            唐南海傻眼了,这事让老?#31181;?#36947;,肯定把自己交给?#19979;?#21093;掉皮啊,他就望着方小媗服软道:“方学姐,我给你道歉行不?其?#25285;?#25105;是真心爱你的……”

            噗,方小媗又气?#20013;擼?#32769;师,你听听,他死不悔改同学说……”

            “唐南海,你没救了……”

            唐南海的目光却滑过张老师凸挺的胸线,居然伸着脖子咽唾沫,星眸瞪的溜圆。

            “那啥,张老师,象我这么优秀的敢表达自?#36203;?#23454;想法的好孩子现在不多了,我不光深爱着方小媗同学,我还在暗恋张老师你,我……”

            “你给我闭嘴啊……反了,反天了,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学校,下午叫不来你父亲,你不用来上学了……”

            张老师愤怒的象一头失去理智的母狮子。

            方小媗却得意了,行啊,唐南海,你狂妄自大,居然敢说暗恋咱们老师的蠢话?你这回死定了啊!

            “妈,我们班那个蠢货,居然和老师说他暗恋她,简直是不可救药,头给门挤过吧?不过,老师也要您去一趟……”

            方小媗把自己被唐南海纠缠的事说给?#19979;?#21548;。

            方媗一听就?#20037;?#20102;,这是个什么孩子呀?比当年那个‘混?#21834;?#36824;混蛋吗?这让她想起了唐生。

            就是因为,她才从孤儿园领养了一个孩子,矢志不嫁,?#20102;?#19981;悔,要守住心中那份神秘的爱,我错过一次了,不能再错第二次,绝对不能。

            ?#29677;牛下?#19979;午去一趟学校。”

            “爸,老师让叫家长!”

            “我没时间,让你?#19979;?#21435;……”

            唐生跷着二郎腿在看报纸,每天午休时他都看报纸,这是个习惯。

            “爸,老师说了,我要是叫不来‘爸爸’,下午不用去说校了……”

            唐瑾在一边翻白眼,昔日的纯情绝秀校花,今日的南海母亲,仍风华绝代,光采照人,她身边坐着罗蔷蔷、宁欣、梅妁、陈姐她们。

            “我去?我才不去呢,你好儿子又捅蒌子吧?我?#21861;?#19981;起脸。”

            唐瑾直接回绝。

            蔷蔷笑嘻嘻望着唐南海,“小海,和蔷妈说,你又惹什么事了?#20426;?br />
            “蔷妈,我啥也没做,就是一激动,我说我暗恋张老师了……”

            噗,罗蔷蔷、宁欣、梅妁都喷了。

            唐瑾瞪着美眸道:“这是家传的基因吧?没救了……”

            想当年,唐生就把自己班主任梅妁给泡走了,今日,儿子唐南海瞄准了他的班主任张老师。

            唐生也是翻了白眼,“你、你个臭小子,好的不学,歪门邪道的东西没人教就会了?#20426;?br />
            说这话时,唐书记心里虚的很,也尴尬的很。

            梅妁在一旁都脸红,诸女都把目光望着她,都憋着笑呢。

            唐南海理直气壮的道:“爸爸教我坦诚做人,坦荡做事,我?#32622;?#20599;没抢,我做错什么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张老师那么漂亮,我为什么不能暗恋她?#20426;?br />
            噗噗噗……全喷了。

            唐生捂脸了,唐瑾香肩崩塌了,这就是我的好儿子,她现在也体会到?#35828;?#24180;婆婆柳云惠的?#37027;?#20102;,唉……

            “你还?#27427;?#20102;?臭小子,这种事能摆在明处吗?啊?这个、要?#37027;?#30340;来嘛……”

            唉……这是什么父亲啊?暗恋老师的事,不明着来,要?#37027;?#30340;来?

            “迈嘎大,我是看明白了,有其?#21103;?#26377;其子啊!”

            蔷蔷都叹气了,别人更都笑歪了。

            唐南海瞪大眼,望着老爸道:“?#20303;?#32769;爸,你当年也有过暗恋老师吗?#20426;?br />
            梅妁都无地自容了,狠狠剜了一眼。

            唐生咳了一声,“咳咳……混小子,说什么呢?那啥……你、你去写一份检查,我下午和你去学校……”

            他可没勇气在儿子前承认自己当年也暗恋了班主任。

            唐南海哦了一声出去,书房里才暴出更响亮的笑声。

            “唐大书记,看来你儿子完全继承了你的优?#21363;?#32479;啊,”

            罗蔷蔷不无嘲讽的道,没人?#20154;?#26356;清楚唐生上中学时的情况了。

            “唉……父子天性,父子天性啊……”

            唐生除了苦笑就是苦笑。

            唐瑾哼道:“天什么性?再不管就反天了,你这个当父亲的,压根让他们任着性子发展,我看非得有个人管着他们了。”

            “嘿……行啊,你能找来这么个人,我双?#21482;队?#30340;。”

            “蔷姐,把小蔷弄回来,只有她才管得住这些小混蛋们。”

            小蔷自然是唐小蔷了,蔷蔷和唐生的第一个女儿,可以说小蔷是唐家第四代中的第一人,?#21451;?#19968;瞪,唐南海、唐北疆等一堆兄弟都肝儿颤。

            下午,唐生很低调的出现在了中学。

            走进张老师的办公室时,一眼就看到昔日的‘旧人’方媗。

            命中注定的重逢,两个人都呆了。

            方媗在来的路上问了方小媗一些情况,听她说纠缠自己的男生叫唐南海,她就觉得耳熟,好象听谁说过这个名字。

            现在看到唐生就明白了,肯定是杨洋和自己说过这个名,他竟是唐生的儿子,汗死了!

            上一代没能圆满的事,难道要由孩子这一代弥补吗?

            方媗心里翻起了滔天巨浪。

            张老师可不清楚唐生是什么人,因为省委书记过换了新人,?#32622;?#22312;公众面前露面,连电视什么的都很少上呢,又这么年轻,她压根没往那边想。

            但是看到唐南海的父亲这么一表人才,伟岸挺拔,张老师?#20849;?#30001;自主的心慌了。

            可是方媗知道唐生是新的省委书记。

            所以她不自觉的站了起来,脱口就道:“唐书记……”

            幸好语文办还有其它的老师和一位校领导,那位校领导听?#25509;?#20154;喊唐书记,本能就回头想看看是那位唐书记。

            结果一眼瞅着了唐生,双腿一抖差点没坐在地上。

            ?#26143;?#20182;近期刚去过一趟省委,在楼门厅遇到过一次唐大书记,听身边的人说‘这就是咱们的新省委书记’。

            可怎么想不到省委书记会出现在中学的语文办公室。

            “方媗,你好,张老师你好,我是唐南海的父亲,”

            “唐书记?#20426;?br />
            张老师听方媗这么?#26657;?#21364;不明白这唐南海的父亲在哪当书记,?#34892;?#30097;惑。

            唐生也不解释,却笑道:“孩子的事让老师费心了,小?#19968;?#20799;是?#34892;?#25443;蛋,还请老师严加管束啊!”

            张老师也没多想,就道:“唐先生,您这个儿子可不是个省油的灯,什么乱七八糟的作风都带到了学校来,不好好学习,就祸害女同学,把人家方小媗同学纠缠的都没心思学习了,这不,人家家长都来了……”

            “呃……有这事?南海,你怎么没和我说?#20426;?br />
            唐生回头瞪儿子。

            唐南海干笑道:“爸,这、这种事能说吗?#20426;?br />
            噗,有苛某个老师喷了。

            方媗也是翻白眼,不过她是清楚唐生昔日的光?#20801;录?#30340;,唐南海既然是他的儿子,那只能说是父性子承了。

            “浑小子,等回家看我怎么?#24080;?#20320;……”

            那边,校领导?#32479;?#24352;老师使眼色、做手式,他都快急的尿裤子,你、你怎么说话呢?说什么作风带到了学校,你也不看看唐南海的爹是谁啊?

            可张老师以为校领导抽风呢,更疑惑了。

            唐生却深深看了一眼方小媗,很秀气漂亮的女孩子,素洁纯净,没世家奢逸之气,清灵的有如出水芙蓉,他不觉暗暗点头。

            “小媗同学是吧?叔叔替唐南海向你道歉,他纠缠是不对的,等回了家叔叔狠狠批他,保证他?#38498;?#19981;?#20197;?#32416;缠你了!”

            “唐叔叔,我可以知道您的?#21482;?#21495;吗?万一唐南海再纠缠我,我就给您打?#21482;!?br />
            “可以啊,我的?#21482;?#21495;是……”

            唐生真的?#21482;?#21495;告诉了方小媗。

            校领导直咽唾沫,也深深看了一眼方小媗。

            然后,张老师请唐生坐下,很是把他和他的儿子训了一顿,?#30340;?#20204;家长不能因为工作忙就不关注孩子,这个时期是孩子最容学坏的时期,一定要操心云云……

            校领导快晕过去了,天呐,张老师,你可真行,你硬是把省委书记给训了四十?#31181;櫻?br />
            唐生耐心的听张老师训话,也不插话,一个劲儿的点头应诺。

            方媗也不说话,只是默默看着他,在她心里也有无限感慨,怎么也想不到,昔日的他会成长为共和国的封疆大吏,而且他还年轻,他的未来还要辉煌。

            后来张老师送了两位家长出来,握了手才回去。

            不过?#20154;?#22238;了办公室,却看见一堆老师围着校领导,“呃,李校长怎么了?#20426;?br />
            “唉呀……张老师,你也太厉害了吧?你知道唐南海同学的父亲是谁?#20426;?br />
            “他?#32622;?#21644;我说过,我知道他是谁啊?#20426;?br />
            “他是省委书记啊,新来的省委书记啊,天呐,你把唐书记训了半个小时多,你、你、你……”

            “啊……”

            张老师也傻眼了。

            校外,唐生?#22836;?#23191;漫步,?#32321;?#26377;捷豹车缓缓跟随着。

            “孩子是孤儿园抱养的……”

            “我知道,杨洋和我说过这事,倒是没想到,小媗竟和南海一个班,?#38498;?#35753;他们互相帮助吧。”

            方媗觉得怪怪的,但能说什么呢?

            “家里人还都好吧?#20426;?br />
            “还好。”

            ?#29677;牛?#37027;就行,有什么事也别和我客套,叫小媗给我打?#21482;?#25110;是直接让我家那个混小子捎话就行了。”

            “谢谢,我没什么事的。”

            “?#27010;?#20457;生活也不容易,我知道你不肯接受我的帮助,但是我会?#24515;?#28023;帮助小媗的……”

            唐生笑着这么说,伸出手又道:?#25300;?#25163;再见吧,我现在是父母官,真是很忙!”

            方媗也伸出手和这个藏在自己心中的男人握了手,“你忙你的,我和小媗会照顾好自己的。”

            车子远去之后,方媗才回过了神,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和唐生之间的关系因为孩子们的交集而发生微妙的变化,至于?#38498;?#20250;怎么样,她也无法去臆测。

            那夜,唐南海给?#19979;?#35757;惨了,还让他主动去父亲那里认错。

            “爸……我错了,我?#38498;?#19981;在学校纠缠女同学了。”

            “呃……不要胡搅蛮缠就好嘛,至于同学之间互相帮助还是需要的,比如你不会做的题,就可以请教人家嘛,要把关系正常化,而不是‘那?#21482;?#26126;白吗?#20426;?br />
            唐南海何?#21364;?#26126;,星眸一亮,“爸,你同意我继续纠缠方小媗吗?#20426;?br />
            “混球儿,我这么说了吗?#20426;?br />
            “呃……那倒没有,不过儿子明白了,老爸实在是教导有方啊,儿子太佩服老爸了。”

            “嘿……要低调,懂不懂?与同学或朋友交往要充满爱心,交集是一门学?#21097;?#23398;好了这?#21734;?#35199;,你就长大了。”

            “老爸,儿子一定不会?#24515;?#22833;望的。”

            “很好,去吧!”

            唐生嘴角溢出一丝满含深意的笑。

            关于太子爷唐生的故事至此就谢幕了,本书后一个时期的精简写法有点对不住广大书友,但因浮沉要动手术,这一阵子心绪不宁,没能把太子爷的结尾收好,在这里向支持浮沉的所有读者深深致歉,也再次?#34892;?#20804;弟们一直以来的大力支持。

            手术之后,会休息一段时间,并?#34987;?#26032;书,我估计下一本书要十月中旬或十一月才能上传,届时请大家再支持浮沉吧。

            还有一个事,就是关于本书的‘评价票’,已经满五钻了,差一丁点就能摘到一枚皇冠,哪位兄弟手里还有评价票,请投给咱们的太子爷吧,我在此先谢过投票的兄弟们。十月后我们再相聚,浮沉会带着新书来和兄弟姊妹们欢聚一堂的。

            金秋十月,重战江湖。

            浮沉。
        赛马资本

          1. <output id="pz1o6"></output>
            <dl id="pz1o6"><font id="pz1o6"><nobr id="pz1o6"></nobr></font></dl>
            <li id="pz1o6"></li>

                1. <output id="pz1o6"></output>
                  <dl id="pz1o6"><font id="pz1o6"><nobr id="pz1o6"></nobr></font></dl>
                  <li id="pz1o6"></li>
                  1. 河北20选5走试图 重庆时时彩技术分享 黑龙江36选7开奖中奖查询 东莞双色球官方网站 喜乐彩历史开奖号 乐和彩篮彩推荐分析 甘肃快三开奖走势图 广西快乐10分怎样开奖 云南福彩时时彩开奖 辽宁11选5体育彩票 西甲联赛巴萨vs皇马视频 欢乐升级怀旧版下载 湖北30选5开奖奖结果 新时时彩一个月历史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