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utput id="pz1o6"></output>
      <dl id="pz1o6"><font id="pz1o6"><nobr id="pz1o6"></nobr></font></dl>
      <li id="pz1o6"></li>
      1. 第十六章 双面间谍4

        [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
            很明显的,列车开始松闸。

            铁桥下,列车开始错轨。

            “例行检查,请等待。”穿着满蒙铁路制服的明台在喊。

            阿诚布置好人手,在中间车厢预备人、货分离。他急匆匆到贵宾包间来接明镜出去。他刚一推开包间的门,就看见桂姨拿枪对准了明镜。

            “放下枪。”阿诚以最迅捷的动作,举起手枪。

            “阿诚,你想干吗?我是你的母亲。”桂姨阴森森地笑。

            “你别做梦了。”阿诚冷冷地说,“我已经知道你是谁了。你是‘孤狼’,日本?#35828;?#38388;谍走狗!”

            “阿诚,别管我。做你该做的事。”明镜喊,

            “闭嘴!该死的臭女人!”桂姨嘴里恶?#38236;?#21650;骂着。

            “桂姨!”阿诚冷声怒喝,“我真该一上车就开枪打死你!”

            “我是你的亲娘。你居然要打死我?”桂姨的眼睛里闪动着诡异的光芒,“当初我为什?#21254;?#21040;孤儿院去领你啊?因为你是我的孩子,我亲生的孩子,你是我的私生子,虽说这个称呼对你来说,并不光彩。可是,事实就是事实。”

            “事实很清楚。当年,你的确跟一个姓于的湘绣商人有私情,你们生下了一个孩子,那个年月,姑娘?#19968;姑?#32467;婚就生下孩子是一件非常可耻的事情。于是,于老板骗你,叫你?#26085;?#19968;家主雇做佣工,孩子送进孤儿?#28023;?#20182;跟院长嬷嬷讲好了,院长嬷嬷会很好地照顾那个孩子。他答应你,等他回湖南安顿好了,就来接你们母子。于是,你就进了明家帮佣,一干就是两年。他没来找你,你这才慌?#26494;瘢?#20320;害怕他彻?#30528;?#24323;你,你想到了那个孩子。”

            桂姨的脸瞬间煞白。很显然,阿?#26174;?#26377;所备,她根本就伤不到他一根筋。

            “嬷嬷给了你那个两岁的孩子,就是我。你当年爱如珍宝,你觉得只要有孩子在你的手上,你的那个于老板终有一天会来找你。你手艺很巧,明家很多湘绣制品都出自你手,你在明家勤勉劳作,称得上是一个好母亲、好佣工。你时常买东西去孤儿院看嬷嬷,打听那个男人有没有来找过孩子。嬷嬷都支吾过去了。终于有一天,那个嬷嬷得了绝症,快死了,你拿了米和面粉去看望她,她良心有愧,就对你说了实?#21834;?#22905;告诉你,那个孩子早就被于老板给抱走了,她给你的那个孩子,就是一个孤儿,跟你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当初,她收了于老板的钱,所以欺骗了你。你从此以后就彻底疯了。你开始虐待我,我悲惨的童年就开始了。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啊,桂姨?一个男人骗了你的感情,偷走了你的孩子,你就把无穷的怨恨施加在另一个无辜孩子的身上,何其狠毒?何其残忍?”

            “你是怎么知道的?”桂姨的脸?#34892;?#25197;曲,“你说!”

            “我去过那家孤儿?#28023;?#25214;到了那个得了绝症的嬷嬷,她?#22993;?#27515;,她只是眼睛瞎了,看不见了。她心里清楚得很,她得知我是那个孩子后,还感到欣慰,说我命好,遇到你这个善良的女人,在得知我不是自己的孩子后,还能爱我,把我抚养成人。她还叫我好好待你,说她对不起你。”

            “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22993;?#26377;死!”桂姨咆哮起来,她一把抓起明镜,她的枪指着明镜的头,对阿诚说,“你什么都知道了!还等什么?我要杀了你们!我恨你们,恨所有的人!我要把你们?#27602;∩本 ?br />
            “疯婆子!”阿诚冷静地看着她,说,“你谁也杀不死!你的枪膛里没有子弹。”

            桂姨一愣,就在她一愣之间,阿诚手举枪响,打掉了桂姨手上的枪,鲜血从她的手掌间蔓延开来,她大声惨叫着。

            “大小姐,过来。”阿诚?#35828;?#25163;到,将明镜拉到自己身后。桂姨试图俯身去捡枪,阿诚喝道:“别动,再动就打死你!”

            桂姨满脸狰狞,吼叫起来:“你打死我吧!我恨你们!我为明家卖命地干活,得到了什么?一个大少爷一句话,就可以把我扫地出门。我找不到工作,流落在大街上,谁肯帮我?是?#26174;?#23567;姐收留了我,是她把我带到了东北。是她想办法替我找到了那个姓于的,?#19978;В?#20182;死了!我只看到了他的墓地,他跟他那个不会下蛋的老?#24597;?#22312;了一起!我是什么?是他借用的生育工具。我还有个孩子,也是个湘绣商人,可是,他好端?#35828;?#34987;水匪给杀了!我什么都没有了!是日本?#26494;?#32473;我一口饭吃,让我重新?#40092;?#21040;自己的价值。我在沈阳一个音乐家家里做佣人,帮助?#26174;?#23567;姐挖出了抗日分子的窝点,把他们统统送进坟墓!”

            “你这个疯子。”明镜说。

            “你才是疯子!”桂姨扑过来,“你这个共产?#24120; ?br />
            枪声响了,桂姨?#35828;?#22312;阿诚脚下,血污溅了阿诚一裤脚。

            “阿诚。”明镜喊着。

            “我没事,大小姐。我?#20146;摺!?#38463;诚提枪,带着明镜走出包间。明镜手里仍然拎着那个假的骨灰?#23567;?br />
            小分队的人开始全面后撤。

            突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眼看就要迈过最后一道坎,到达目标时,置放杂物的车厢发出巨大的响动,防水布被逐一揭开,原来,此处隐藏着一个日本秘密护送小分队。

            目标,就在眼?#21834;?br />
            牺牲,也在眉睫。

            开枪了。机关枪、步枪,火舌凶猛,小分队的人员立?#20174;?#25112;。瞬间,血河飞溅,陈尸狼藉。

            血染在车厢过道上。

            阿诚拼死护着明镜冲到了目标口。

            黎叔、锦云、明台在分割车厢处一边火力增援,一边准备等阿诚他们一过来,就分离挂钩。

            明台看见了明镜,大声喊着:“大姐,过来,我掩护您。阿诚哥,小心。”他平枪而射,一梭子子弹打到阿诚背后的敌人脸上。

            明镜向前腾了一下,突然,她腿上一热,她知道自己中弹了。

            “大小姐。”阿诚惊叫了一声。

            日本小分队成员集中火力,猛烈扑过来。

            阿诚奋力反抗。他大声喊着:“大小姐,我掩护您,跳过去。”

            明镜的腿传来撕裂般的剧痛,鲜血直喷,她知道,她?#35828;?#22823;动脉了,她根本无法移动。

            明镜知道,自己走不了了。

            她不能因自己一人之故,毁掉整个计划。

            她大叫一声:“阿诚!”阿诚一回头,她奋力将阿诚推出车厢门,阿诚不提防她仓促一击,滑落在车厢分离的铁链上,被锦云和黎叔两个人接住。

            明镜一下转过身去,她手中犹自抱着那个假的骨灰?#23567;?#22905;大叫了一声:“明台,分离挂钩。”

            一梭子的子弹打在明镜的背后,打穿她的前身。

            “大姐!”明台大?#23567;?br />
            “分离挂钩。”明镜面对明台微笑,拉响了手中的炸药。

            几乎与?#36865;?#26102;,明台惨叫了一声:“大姐!”他忍着心头剧痛,亲手把挂钩分离。

            轰隆隆震天雷动,一片火焰硝烟。

            两段车厢全速分离。

            明台眼睁睁看着明镜消逝在一片火海之?#23567;?br />
            “大姐!”明台在?#20260;俚雇说?#36710;厢前厉声惨叫!

            硝烟、大火弥漫。

            缓缓地、缓缓地离开了明台的视线,明台昏厥在车厢门上,他?#36335;?#21548;到黎叔、锦云在叫自己的名字。

            但是,他满耳都是那一句话,?#27597;?#23383;“分离挂钩”。

            明?#31561;?#20102;,没有一句遗言,只有这?#27597;?#23383;留给了明台。

            满载着三十节车厢的生铁被顺利?#36865;?#31532;三战区。《南京新报》上刊登了,共?#35802;?#20987;普通列车,导致平民?#36865;?#30340;报道。报道中称,南京政府官员明楼的胞姐也在遇难旅客之列,明氏金融陷于?#34987;荊?#26126;长官悲?#20174;?#32477;,誓与共匪斗争到底,云云。

            明公馆的小祠堂内。

            清香?#30041;粒?#26126;镜的灵牌立在了供桌上。

            明楼形容枯槁,在小方桌上摆弄着一架老式留声机。他从明镜匣子里取出一张存放的粤语唱片,小心翼翼地把唱片放进留声机里。

            留声机开始转动,嘶嘶哑哑地唱起来,曲调无比凄惶、沧桑。

            “烽烟何日靖,待把敌人尽扫清,卿你奋起请缨,粉骨亡身亦最应。他日沙场战死,自育无上光荣。娥眉且作英雄去,莫谓红颜责任轻,起?#20219;?#20129;,当令同胞钦敬。”

            明楼肝肠寸断,痛不欲生。

            明镜的音容,历历在目。

            明楼脑海里浮现一组组数字,那是明台到延安后,第一次用密码跟他联系。

            “任务完成。大姐牺牲。”

            “临?#25214;?#35328;?”

            “分离挂钩。”

            ?#21834;?#20570;得好。”

            ?#21834;?#20309;时相见?”

            “等待命令。”明楼用密码发给明台的最后一句是,“她一生都怕失去我们,到头来,我们失去了她。”

            他可以想象,明台在发报机前的痛哭失声。

            “光荣何价卿知否,看来不止值连城,洒将热血亦要把国运重兴。娇听罢,色舞眉飞,愿改初衷,决把襟怀抱定。”

            明楼忍痛在明镜灵前祭拜。

            “佢临崖?#31456;恚?#30495;不愧冰雪聪明。?#34935;?#20197;往痴?#36234;?#36989;醒。昔年?#40092;录和?#24773;。要为民族争光,要为国家复仇,愿你早把倭奴扫净。”

            他缓缓推开了小祠堂的门。

            家里空荡荡的,异常凄清。阿诚孤零零站在门廊下。明楼正面朝着大厅,眼光锐利,耳边粤曲犹在。

            ?#21834;?#20182;日凯旋歌奏,显威名……”
        赛马资本

          1. <output id="pz1o6"></output>
            <dl id="pz1o6"><font id="pz1o6"><nobr id="pz1o6"></nobr></font></dl>
            <li id="pz1o6"></li>

                1. <output id="pz1o6"></output>
                  <dl id="pz1o6"><font id="pz1o6"><nobr id="pz1o6"></nobr></font></dl>
                  <li id="pz1o6"></li>
                  1. 大乐透缩水公式 体彩31选7开奖结果果 bet365怎么混合过关 查福建36选7走势图 广西快乐10分助手 五子棋26种开局 六合彩真的有玄机吗 安徽女子中彩票 重庆快乐10分公司 天天象棋43关动态图解 北京快3现场开奖直播 湖北快3中奖规律 吉林11选5开奘结果 新疆时时彩今天开奖结来 法甲各队队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