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utput id="pz1o6"></output>
      <dl id="pz1o6"><font id="pz1o6"><nobr id="pz1o6"></nobr></font></dl>
      <li id="pz1o6"></li>
      1. Chapter 18 火焚天

        [ 上一章 ]  [回目录]  [ 下一章 ]
            长安城外骊山的温泉宫始建于秦始皇,汉武帝又多次重建,刘弗陵登基后虽再没?#24615;?#28201;泉宫花费银钱,但当年的奢华气息仍充斥于宫殿的各个角落。

            卫太?#21448;?#20081;前夕,汉武帝刘彻中了巫蛊之毒后,曾选择在?#35828;?#20241;养。

            因为当?#26412;?#21183;混乱,而刘彻晚年的疑心病又非同一般,从皇后、妃子、皇子到臣子都不能相信,所以不许长安城内侍卫进入温泉宫,此处的护卫靠的全是藏在皇上身后的影子——太监。

            因为先帝的遗命,又有刘弗陵的默许,于安经过十年的苦心经营,将宫廷中,除禁军外的第二大力量在此处大力培养,如影子般悄无声息地笼罩着整座骊山。

            整个温泉都在宫殿内,温泉四周是雕着莲花纹的镶金汉?#23376;瘢?#26082;是装饰,也是为了防止因为湿气而打滑。

            一层层台阶渐次没入温泉中,白朦朦的水汽笼罩着整个屋子。

            刘弗陵此时正坐在一层台阶上,温泉水只浸到肩膀,靠着身后的玉石枕,阖目似睡。

            他不?#19981;?#20154;近身,所以于安只能守在珠帘外。

            有太监悄悄进来,朝于安行礼,于安上前和他低声说了几句话,匆?#19968;?#21435;。

            因看不清楚帘内的情形,于安不敢轻易出声打扰,只能搓着手等。

            刘弗陵没有睁眼地问:“什么事情?”

            于安忙回道:“皇上,奴才无能。奴才已经把当日在甘泉宫的女子都查了一遍,查到现在,仍没找到唱歌女子。不过倒是有别的消息。不知道皇上还记得曾给皇上做过一次?#35828;?#38597;厨竹公子吗?她当时也在甘泉宫,后来被奴才下令轰出去了。听服侍过公主的太监富裕说,雅厨虽?#23567;?#31481;公子’,其实是个女子。”

            刘弗陵慢慢睁开了眼睛,沉默了一瞬问:“她叫什么名字?”

            “因为富裕在公主府时,并非公主的心腹,公主府中知道公主事情的近侍大都已死了,所以还没有打听到她的名字,不过竹公子是长安城七里香的厨子,奴才已经命人去七里香查了,估计最迟明日晚上就会有消息。”

            刘弗陵回忆着当日吃过的竹公子所做的菜,再想到甘泉山中的歌声,猛然从温泉中站了起来,匆?#20063;?#20102;下身子,一边穿衣一边说:“于安,去命人备车,回长安,直接去七里香。”

            于安跪下磕头,“皇上来温泉宫?#30343;?#20026;?#35828;?#30528;见孟珏吗?虽只见过一面,奴才对此?#35828;?#21360;象却很深刻。听闻他和霍家小姐情投意合,有人说霍光对他极为赏识,待他如儿子一般,却不知道他为何求到了奴才的手下,让奴才代他求皇上见他一面。奴才琢磨着这里面定有些文章。皇上,不如等见了他,再回长安。”

            刘弗陵整理好衣袍,掀帘而出,“他什么时候来?”

            于安估算了下时间,“他说今日晚上设法离开长安,快则半夜,慢则明日清晨,不过他即使半夜到了,肯定也不敢打扰皇上休息,定是等到明日寻了合适时间找人通知奴才。”

            刘弗陵微颔了下首,“我们星夜?#20808;?#38271;安,他明日若到了,命他先候着,朕最迟明日晚上见他。”

            于安一想,虽觉得皇上之举太过反常,可时间安排上也算合理,遂应了声“是?#20445;?#36864;下去命人备马车。

            马?#30340;冢?#21016;弗陵靠在软垫上,闭着眼睛似乎在睡,心内却是一点不安稳。

            不敢去想竹公子会不会是他等的人。这么多年,他守在长安城内,唯一所能做的就是静静等待,这是唯一一次他的主动,主动地去抓命运也许不?#25954;?#32473;他的东西。

            其实最明智的做法是在骊山静静等候消息,如果是,再行动,如果?#30343;牵?#37027;么一切如旧。

            他如此匆匆下山,虽然尽量隐秘了行踪,也?#20160;?#20102;疑阵,可并不见得能百分之百地避开暗处窥视的耳目,但是他静静等候的时间太久了,久得太怕错过,太怕万一。

            如果竹公子真是她,他一定要尽早见着她,万一有?#20284;?#36127;她了呢?万一她不开心呢?万一她要离开长安呢?万一她遇见另外一个?#22235;兀?#19968;天之间可以发生的事情太多,而他早就对老天失去信心。

            下山时,还没有风,可?#38454;?#21364;风越大,走在山道上,人都觉得要被风吹跑。

            于安实在不安,大着胆子凑到马车?#35029;?#30343;上,今夜风很大,实在不宜出行,不如回去吧!最迟明日晚上就有消息了,实在不需皇上亲自跑一趟。”

            刘弗陵眼睛未睁地说:“你可以回去。”

            于安立即说:“奴才不敢。”又退了回去,继续行路。

            ――――――――――

            一匹黑马,一身黑斗篷,云歌纵马驰骋在风中。

            风刮在脸上刀割般地疼,她却只觉痛快。

            很多日子没有如此策马狂奔过了,?#19978;?#22352;骥?#30343;?#38083;铛,也?#30343;?#27735;血宝马,否则可以享受和风赛跑的感觉。

            爹爹和娘亲不见得在家,有时候去得远了,两三年不回家都是正常。二哥也不知道在哪里漂泊。幸亏三哥是个懒鬼,肯定在家。现在想着三哥,只觉温暖,甚至十分想念三哥冷着脸对她爱理不理的样子。

            难怪?#20808;?#24120;说“娘的心在儿身,儿的心在石板?#20445;?#20799;女快乐得意时,常常忘记家,可一旦受伤,最想回去的地方就是家。

            曾经以为爱她的人定会把她视作独一无二的珍宝,不管她在别人眼里如何,在他眼里却一定是聪明、可爱、美丽的,是不可替代的,是千金不可换的。?#19978;?#22312;才明白,那不过是少女时最瑰丽的梦。

            人太复杂了,?#35828;?#27442;望太多了。很多时候千金不可换,也许万金就能换了,甚至也许一千零一金就可以了。

            云歌感觉眼睛又有些酸胀,却实在不愿为他再掉眼泪,迎着冷风,扯着嗓子大叫了一声,冷风割得腮帮子火辣辣地疼,眼泪硬生生地被逼了回去。

            来时,长安是天朝大汉的都城,是世上最繁华、雄伟的城池,更是她自小向往已久的地方。长安盛着她的梦,盛着她以为的快乐。

            可是,现在,她只想永不再想起这座城池,想把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忘记。

            马儿跑快点,再跑快点,把一切都丢开,都?#23545;?#20002;开……——

            黑色的马。

            最容易隐于黑夜的黑衣。

            面容被遮去,只一双黑沉的眼睛露在外面。

            虽然明知道即使半夜赶到骊山,也见不到刘弗陵,可还是要尽量减少在路上逗留的时间,减少行踪泄漏的可能。

            幸亏今夜风大,路上的旅人少到无。他们也因为刀子般的风,可以顺理成章地蒙面?#19979;貳?br />
            他的缓兵之计已到尽头,再拖延下去,霍光肯定会起疑。

            刘弗陵是他现在唯一的希望,既然刘弗陵肯答应避开所有人见他,应该已经预料到他想说的话,也应?#27809;?#21516;意。

            虽然他的家破人亡、满门血仇和刘弗陵并没有直接关系,可他一直对和刘弗陵合作十分抗拒,所以他一直都?#30343;?#20026;了自己的目的?#23545;?#22320;审视着刘弗陵,估量着刘弗陵。却没有想到最终?#30343;?#20107;逼迫到如此,就如同他没有想到从小一直憎恨着的刘病已,和自己竟然会有执棋论事的一天。

            如果是以前,一切都会很简单,他肯定会选择对自己最有利的做法——娶霍成君。

            霍成君不同于霍怜儿,她很清楚自己要什么,也有能力为自己争取,霍成君的心性才适合辅助他在长安城得到一切他想要的东西。

            而云歌的利用价值,和霍成君比起来,已经不足一提。

            他当年初进长安,一介布衣,既无人又无钱。小贺虽然?#20449;?#21161;他,可在先帝的削藩政策下,所有藩王的财力都严格受朝廷控制,小贺在长安城的势力也有限。他的所有计划都需要风叔叔的产业和人力支持,可风叔叔深受义父影响,对朝廷争斗敬而远之,绝对不会支持他的任何行动,他想用风叔叔的财富和人脉介入汉朝党派争斗中,根本不可能。

            唯有云歌,他义父深爱女子的女儿,能让一切不同。义父是风叔叔心中的神,而他是义父唯一的后人,云歌加上孟的姓?#21916;?#33021;让一切从不可能到可能。

            事实证明了他的推测,风叔叔本来当日已经对他动怒,可见到云歌发上的金银花簪时,别的一?#24615;?#39118;叔叔心中立即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看见了一个姓孟的少年执起了那个金银花下女子的手,弥补了他们心中最深的无可奈何与遗憾。

            现在,风叔叔已经将大汉朝的产业全部交给他。虽然三个伯伯还不肯将西域的产?#21040;?#32473;他,但在权倾天下的霍氏?#26131;?#38754;前,那些产业已经不再重要。

            他一再尝?#35029;?#20063;无数次想说服自己,甚?#20102;?#25265;了霍成君,还尝试过吻她。他一遍遍告诉自己“都是女人,闭上眼睛抱在怀里不都一样吗?#38752;?#19988;只论容貌,霍成君并不比云歌差。”

            可是不一样,虽然他理智上怎么想都觉得应该一样,可就是不一样。

            他脑子里说“一样,一样?#20445;?#24930;慢俯下身子去吻霍成君,可心却在极其明确地告诉他?#23433;?#19968;样,不一样?#20445;?#22312;最后一瞬,就在他要吻上霍成君的唇时,他竟然控制不住自己地推开了霍成君。

            面对霍成君惊伤和不能置信的神情,他立即笑着安慰霍成君,道歉说自己不该一时冲动冒犯她。

            可心中明白,?#30343;?#22240;为那个人是云歌,他?#30343;?#26080;法让那个人从他指间溜走,那是他的小云歌呀!

            是在他最肮脏、最无助、最潦倒时,仍然会反手握住他手的云歌。

            是在他冷言讥讽时,仍然会笑的云歌。

            是他以为自己厌恶了很多年的娇小姐。一边厌恶着,一边却?#21355;?#35760;住了她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笑容,她的绿罗裙,她的名字。

            三个伯伯极其偶尔地会提起云歌的天山雪驼铃铛。

            每次都?#30343;?#22240;为他碰巧说到什么,才会让伯伯们碰巧提一两句他们刻意回避着的人与事,所以每一次他都会十?#26234;?#22909;、十分不经意地“碰巧”在场。

            ?#20998;?#30528;天山雪驼的足印,他在草?#30097;?#32447;中寻觅那个他所厌恶的?#35828;?#28040;息。

            知道她与铃铛到过厝木湖,去了孔?#36127;櫻?#36824;知道她的铃铛陪着她越过了兴都库什山,到了天竺国的迦湿弥罗,这趟行程她一去就是三年,音讯全无。

            她那么?#25105;猓?#21448;那么自在地挥霍着时间,享受着生命。

            而他在读书、在?#26041;!?#22312;学医、在用毒、在习琴、在跟着三个伯伯学做生意、在密切地观察着汉朝发生的一?#23567;?br />
            他的每一刻时间都没有浪费。

            他努力学习着一切,他一天只睡两个时?#21073;?#20182;边吃饭边背书,甚?#20102;?#26790;中他都在反复练习着义父的一举一动,他要用义父的完美风姿掩去身上的戾气,他要他的敌人看见他时,绝无疑心,他要所?#24615;?#32463;蔑视过他的人,都要在他面前自惭形秽。他不知道自己是否也曾潜意识想过,再见那个喜穿绿衣的?#23601;?#26102;,他要一切都是最好。

            时间在林木枯荣间流逝,他安静地等着复仇的合适时机,安静地准备着一切,也许……在他心中,在他从不肯承认的某个角落里,?#19981;?#22312;耐心地等待她的归来。

            他等待着她归来时,他和她的完美重逢。

            他做到了!他以他无懈可击的姿态出现,而这次她成了乞儿,可她对他视若不见、无动于衷。

            她没有认出他!?

            她当然不会认出他!

            介意?释然?

            他鄙夷着她的?#36771;浚?#22066;讽着她的?#37145;疲?#21388;恶着她对一切的不在乎,可是唯独没有惊?#21462;?br />
            八年的时间,在他的心底深处,也许他早已知道她是什么样子的人。

            …………

            时间太久远了,牵绊也太多了,一?#24615;?#22312;他自己知道前已经发生,他已无法理智地抹去心中的所有印记。

            在无数次隔着时间、空间的注视中,在长达八年的留意中,他已经?#32942;?#22312;他的时间、空间里,有她的存在。

            所以他现在只能像个傻子一样,不在长安城享受温暖,却奔驰在冷风中;不去走?#24213;?#22823;道,而要去过独木桥——

            这样大的风,很?#30343;?#21512;出行,所以孟珏一路疾驰未见一人。

            孟珏还以为可以就这样一直到骊山,却不料看到一辆马车出现在路的尽头,四周还有不少人相护。

            这样的夜晚还要?#19979;罰?#32943;定有非比寻常的事情。

            孟珏心中疑惑,放慢了马速,谨慎地让到路侧。他身后的六月和八?#20081;擦⒓此?#30528;孟珏让到路旁。

            不知道是因为冷风中骑马,还是别?#24615;?#22240;,一行人都穿着大斗篷,面目也是如孟珏他们一样遮着。

            马车周围的人看到路侧的三人,手都暗暗放在了兵器上。

            六月和八?#20081;?#26159;全力戒备。

            彼此相安无事地就要擦肩而过,各自都松了口气。

            ?#36175;?#28982;之间,路侧的树林内一?#22909;?#38754;人攻出,直扑马车而去。

            马车周围的人立即将马?#20302;?#22242;护住,六月和八?#20081;?#26159;一前一后护住了孟珏,只看刀光剑影,一场?#26494;?#24050;经展开。

            此行所带的太监,全是高手,是自先帝起,就暗中训练的影卫。来者人数虽多,于安却并不怕,震怒下喝道:“全给我杀了!”

            孟珏虽知道有误会,可因为刺客正是从自己身后的林子攻出,怎么看都像是自己一伙的,一时根本解释不清楚,而且对方已经下了杀手,他们不能不自保,只能稀里糊涂地打了起来。

            所有太监都是自小经过严格训练的好手,不仅是功夫,更有杀人和折磨?#35828;?#27861;子。

            来行刺的刺客也都算好手,奈?#38395;?#21040;一群锁在深宫里,从小到大,什么事情都不做,就专心练?#27604;说?#20154;,而且因为六根不全,大部分?#35828;?#25307;式都是充满了阴狠的杀意,用招?#21364;?#23458;更狠毒。

            刺客渐渐不敌,?#36861;?#20498;在太监们的软剑下,而且全是一些最痛苦的死法。

            刘弗陵听到外面的兵戈声渐小,轻敲了敲马?#24403;冢?#28129;淡说:“口供。”

            于安?#27809;?#22320;跺脚,刚才被气糊涂了,立即喝道:“留活口。?#37145;?#30524;间,却?#30343;?#19979;孟珏那边的三人。于安纵身飞出,直扑孟珏。

            于安三岁起就受教于宫廷内的老太监,为日后服侍皇子做准备,他的天赋又很高,否则刘彻也不会从几千个太监中,选中他来服侍大汉未来的皇帝。几十年下来,于安一身阴柔的功夫说冠绝天下也不为过。

            孟珏身边的名师虽多,可学艺时年龄已大,和一般人过招,他的功夫还算好,碰上于安这样的绝顶高手却是处处危险。

            六月和八?#20081;?#32463;多处受伤,本来命在旦夕,可和他们过招的两个太监竟然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并不要六月和八月的命,?#30343;?#29992;剑一下下在他们身上划着,不深不?#24120;?#21482;要见血。

            孟珏一再说“有误会?#20445;?#20294;于安只想活捉了他,根本懒得听。

            孟珏的傲气被激出,索性再不解释,沉下心来,?#22995;?#30452;取于安的要害,因为招式来自西域杀手代代累积的经验,虽然简单,却是即使自己死,也一定要对方陪上半条命的打法。

            于安因为想要活口,又不想自己受伤,招式开始有了顾忌。

            虽然一时间还拿孟珏无可奈何,但打败孟珏?#30343;?#36831;早的事情。

            其余太监都护在马车周围,笑看着那边胜利已定的打斗。

            突然风中传来阵阵辛辣刺鼻的味道,树林中腾起浓烈的烟雾。

            于安一惊,以为又有刺客攻到,不敢因小失大,立即回身去保护刘弗陵。

            历代宫廷斗争下来,宫中最不缺的就是毒药和解毒药,每个太监身上这些东西都没有少带,既是用来杀人、救人,必要时,也可以用来灭自己的口。

            于安并不怕对?#25509;?#27602;,什么天山雪莲、百年?#38382;?#20044;、千年人?#21361;?#20182;都吃过,?#19978;?#22312;竟然没有任何解毒效果。众人都是?#20154;?#19981;停,眼睛也觉得火辣辣地疼,直流泪。但若说中毒又不像,因为众?#35828;木?#21147;没有受丝毫影响。

            浓烟中,打斗的人出剑都有些歪?#20445;?#23391;珏虽是满心诧异,却一面?#20154;?#30528;,一面不禁笑起来。

            这拿调料做武器的人,估计世间除了他的云歌再无第二个了。

            既?#30343;?#27602;药,自然也无药?#23665;狻?#33509;说解药,唯一的解药就是用清水漱口和冲洗眼睛。

            于安因为怕还有人袭击,所以和其他太监都一面流着眼泪?#20154;裕?#19968;面紧张地护着马车,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旁观几个太监和孟珏他们打斗。

            云歌拿湿帕子遮住了口?#29301;?#22312;浓烟中爬到孟珏身?#35029;?#21521;正和孟珏他们打斗的太监们丢了一大捧东西,一声粗叫:“五毒蚀心粉!”

            几个太监?#36861;?#19979;意识地跳开,回避药粉。云歌拽着孟珏就跑,六月和八月忙跟在他们身后。

            太监们随即就发现丢在身上的东西居?#30343;?#33588;香子、胡椒子、八角和其他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虽然不知道别的是什么,但想来“五毒蚀心粉”怎么也不会包括茴香,深感上当受骗,大怒着追了上去。

            经过云歌点燃的火?#38597;裕?#23391;珏随手往里面丢了一团东西,一阵白烟腾起,扑鼻的香气替代了辛辣刺激的味道。

            孟珏回头说:“奉劝各位不要再追了,这次可绝对是‘童叟无欺,如假包换’的毒药,而且我的毒药绝非一般的毒药,即使你们有解毒圣药,武功也要大打折扣。”

            ?#38450;?#30340;太监虽然都竭力屏住呼吸,可还是脚?#21483;?#28014;,速度大慢。果如孟珏所?#35029;?#21363;使有解药,也有些劲力不继。

            云歌指了?#29976;?#26519;里?#21069;?#21050;客留下的马,孟珏三人立即去牵马,云歌却停在了原地,孟珏翻身上马后,看云歌竟然还呆呆站在那,立即策马回身,伸手想拉云歌和他同骑一匹马。

            云歌呆呆地看着孟珏,却没有伸手去握他的手。

            云歌眉如远山,眼若秋水,原本?#21254;?#39134;扬,此时却眉间蕴着凄楚,目中透着泪意。

            孟珏惊讶不解:“云歌?”

            六月和八月看到那些武功高强到变态的人快要追到,着急地催促:“公子!”

            “云歌?”孟珏又叫了一遍,一面策着马向云歌靠近,俯身想直?#24433;?#22905;强拎上马。

            云歌却跳了开去,在孟珏不能相信的?#39280;?#30524;光中,她决绝地扭过了头,在马后臀上狠打了一下,孟珏的马冲了出去,六月和八月立即打马跟上。

            云歌起先点燃的火堆被风吹得不断有火星飞出,遇到枯叶,借着风势,林子内各处都有火?#35745;穡?#39532;儿被火惊吓,开始疯跑,孟珏根本无法勒住马,只能在颠簸的马背上,回身盯着云歌,眼中全是疑问和不能相信,云歌却看都不?#27492;?#19968;眼。

            天,墨般漆黑,地上红焰狂舞。

            风在天地间盘旋怒鸣,受惊的马在火光中奔跑?#24088;埽?#21457;出长长的嘶鸣。

            一抹单薄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孟珏的视线中。

            云歌拉住已经被火焰吓得乱跳的马,想要翻身上马。

            一个太监眼看着人就要全跑光,气急交加,一时忘了于安说过的“留活口?#20445;?#38543;手将手中的剑朝云歌飞掷出。

            云歌的身子在刚触到马背的刹那,一阵透心的巨疼从后背传来,她低?#38450;?#24785;地看着自己胸前,不明白怎么会有一截剑?#20889;有?#21069;冒出,手上鲜红的濡湿又是从哪里来?

            她的眼前渐渐发黑,手从马鬃上无力地滑下,身子软软摔落在?#35828;?#19978;。

            马儿前蹄高高提起,仰头对着天空发出悲鸣,却唤不起主人。只有火光将它定格成了漆黑天空下一道悲凉的剪影。

            林间的风呼呼吹着。

            火焰随着风势越腾越高,越烧越旺,烧得整个树林都变成了火的海洋,天地间一片血红的透亮。

            刘弗陵掀起帘子,走下了马车,静静看着前?#21483;?#29066;?#24524;?#30340;大火。

            大风吹得他的袍子猎猎作响,在火光的映照下,他的面寒如水,眸?#20102;?#26143;。
        赛马资本

          1. <output id="pz1o6"></output>
            <dl id="pz1o6"><font id="pz1o6"><nobr id="pz1o6"></nobr></font></dl>
            <li id="pz1o6"></li>

                1. <output id="pz1o6"></output>
                  <dl id="pz1o6"><font id="pz1o6"><nobr id="pz1o6"></nobr></font></dl>
                  <li id="pz1o6"></li>
                  1. 新疆35选7风采走势图 香港六合彩开奖 教我扑克牌魔术 福彩3d跨度走势图第37 6场半全场玩法 吉林省新11选5 极速快3玩法技巧 电子游艺送彩金19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直播现场 二分彩计划 西甲马竞夺冠 多乐彩走势今天的图 极速快乐十分结果 最准六肖中特公式规律 中国彩票网站大全